這個周末,大家被阿里的年會刷了屏,萬人大合唱、馬云逍遙子撩妹、逃跑計劃,周華健亮相,一片歡樂祥和。但有一些人,并沒有參加年會的資格,雖然名義上他們還是阿里的員工。還有一些人,在阿里年會之前,被裁了員。

“被通知裁員的時候沒什么意外,因為今年已經走了很多人了。只是有些心酸吧,想想當年收購土豆的時候看著他們被裁還有些幸災樂禍,現在發生在自己身上了。”陳振(化名)是今年被裁的優酷員工,也是市場部VKOO時代的老員工。

“前年年底,優酷剛被收購的時候,一些老人已經考慮出路了。”根據其它優酷離職員工的描述,經歷過優酷土豆合并的老員工對于被收購方的前景有著深刻的認識,公司易主,架構人員調整再所難免。“被收購后,兩個明顯的感覺,第一有錢了,開始大手筆采購獨家版權,第二是走的人越來越多了,2016年實際上已經有不少裁人了,只是打著末位淘汰的名號,但實際上走的人比收購前要多得多。”2017年,裁員開始公開化,“年中的時候傳出消息來,200人左右的市場部,就要裁掉50%。”但另一方面,HR還在不停從騰訊、愛奇藝、樂視高價挖人。

“實際上老優酷的人的確很難適應。”根據陳振的描述,人員更迭頻繁,對于公司業務的影響巨大,新公司文化隨著高管空降和匯報線調整而沒有緩沖的被替換。“我們經常開玩笑說,自己是阿里的孫公司,爺公司(阿里巴巴集團)沒自己人,爹公司(阿里文娛)也沒自己人。”2017年春節之后,優酷在北京的辦公地,三環的環球貿易中心的會議廳開了年會,“沒有表演抽獎什么的,就是領導講話,喊口號,”陳振說,“這和其它公司的,還有優酷以前熱熱鬧鬧的年會大相徑庭。”不過由于9月有阿里集團的大年會,這場有些倉促的年會在當時還可以被理解。“直到上個月的郵件,說不是所有人都能參加集團年會,而要通過抽簽決定。理由是杭州的黃龍體育場坐不下所有人。”陳振回憶說,不知道整個集團其它業務部是不是也一樣,但兩年來被收購后低人一等的心情分外強烈。“我們是虧損最嚴重的事業群,也沒有壓倒對手,腰桿硬不起來。”根據阿里2017年財報,以優酷土豆為核心的娛樂業務第一季度虧損25.86億元,第二季度虧損17.48億元。

在被收購后,優酷土豆的架構幾經調整,人員流失從高管開始。2015年7月,優酷土豆負責自制內容的副總裁盧梵溪宣布辭職創業,同月10月,優酷土豆副總裁李黎離職,加盟樂視網。隨著優酷開始追究盧梵溪在職期間“利用職務之便進行違法犯罪行為”,盧的老上司魏明也被卷入,2016年5月,優酷土豆宣布魏明赴美考察VR投資,半年后回歸。但在優酷土豆集團架構中,魏明下屬僅剩一名助理,并且在半年后并未有任何新的信息,2017年7月5日,香港上市公司數字王國發布公告,前優酷土豆聯席總裁魏明出任該公司執行董事、董事會副主席。這也宣布了作為古永鏘左膀右臂、優酷創始團隊核心人物的魏明,正式離開優酷。

古永鏘已經在2016年10月卸任優酷土豆董事長兼CEO,阿里巴巴文化娛樂集團成立成立后,俞永福擔任新集團董事長兼CEO,作為娛樂業務核心的視頻并未在架構中體現其重要性。優酷創世級元老,上市實際操盤手、原優酷土豆集團CFO劉德樂,轉為擔任合一創投董事長,古永鏘也在2017年進入合一創投,都已經完全與優酷土豆的實際業務剝離。

收購后,和母公司重合的業務也面臨整合和調整。首當其沖的合一影業, CEO朱輝龍已于2016年離職,2006年加入優酷的朱輝龍,同樣是創立元老。

“高管更迭后,中層的批量離職在2016年已經開始,今年終于波及到底層。”陳振已經在一家內容創業公司入職數月,但談到優酷的時候,這位5年的優酷老人還是習慣用“我們”指代。“我現在還是自費的優酷會員,算一個小小的支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