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孟永輝

 

對于互聯網家裝來講,熱度減退已經是非常確定的事情。僅僅只是用互聯網的手段去對家裝行業進行去中間化的處理并不能夠真正能夠從根本上解決家裝行業的根本痛點和難題。當資本推動的家裝行業變革無法持續,人們便開始思考有關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的方式和方法。

 

用新零售的方式賦能互聯網家裝無疑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通過回顧當下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案例,我們可以看出,很多人加持新零售的一個主要原因僅僅只是為了將新零售當成是一個營銷手段,而非真正用新零售去解決家裝行業固有的痛點和難題。可見,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種營銷手段的做法其實與互聯網家裝并無兩樣,等到新零售的風口已過,那些曾經加持新零售概念的人又將去尋找其他的概念。

 

因此,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絕不僅僅只是一個概念,而是要將新零售本身所裹挾著的技術、模式和手段運用到家裝行業當中,并且真正能夠改變家裝行業的固有痛點和難題。當以資本為導向的發展模式依然在家裝行業當中根深蒂固,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或許又是一個偽命題。

 

以資本和流量為導向,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正在陷入新困局

 

互聯網家裝之所以會出現,與移動互聯網對于人們生活影響的逐步深入有很大關系的。在各個行業都在互聯網化的時刻,家裝行業必然不會缺席,通過與互聯網結合,家裝行業開始了在互聯網家裝路上的一路狂奔。同其他的“互聯網+”模式一樣,互聯網家裝同樣是以資本和流量為主導的模式,當資本和流量紅利不再,互聯網家裝便會遭遇新的困境和難題。

 

當新零售不斷被以阿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加持,當資本同樣開始鼓吹新零售的潛能,一場新零售與家裝行業的結合之路開啟。通過新零售賦能家裝行業,并且開啟家裝行業進化的新序幕,互聯網家裝開始主動擁抱新零售來緩解面臨的尷尬。然而,雖然新零售的潛能的確很大,但是新零售以資本和流量為主導的發展模式或許從一開始就錯了。

 

以獲取用戶為終極追求并未改變互聯網家裝運行本質。盡管基于新零售衍生出來諸多的互聯網家裝新模式,但是,我們又不得不承認這些所謂的模式無一不是以獲取用戶為終極追求的。如果不去改變家裝行業本身,而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種營銷手段來獲取用戶,顯然無法真正把握新零售的精髓和意義。因為新零售的本質和意義在于用新技術、新手段、新模式去解決B端的矛盾和難題。

 

很顯然,當下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將C端用戶看成是終極追求的做法已經偏離了新零售的本質內涵和意義。當新零售賦能僅僅只是一個噱頭,互聯網家裝再度進化的推動力將不再來自于對于B端的改造,而是來自于資本和流量的驅動。可以預見的是,當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僅僅只是獲取流量和博取資本眼球的時候,所謂的賦能或許僅僅只是一個概念。

 

我們看到現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諸多操作其實都是為了做用戶轉化,但是,如果僅僅只是用新零售的炫酷的營銷方式來獲取用戶,而不是用新零售去改變家裝的流程和環節的話,那么,所謂的新零售賦能僅僅只是停留在概念上,而不是真正對B的家裝行業有任何新的改變。從這個邏輯來看,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不過是用戶獲取用戶的一種營銷手段而已。

 

新零售賦能與“互聯網+”邏輯相同,決定了它無法真正改變家裝行業的內里。縱觀當下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我們可以看出人們僅僅只是利用新零售線上和線下融合的方式來減少用戶體驗家裝行業過程當中的痛點和難題,并未真正改變家裝行業本身。當下很多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方式是用新零售的手段來解決傳統家裝體驗的痛點和難題,并未真正改變家裝行業本身。

 

從本質上來看,新零售賦能和“互聯網+”的內在邏輯其實是一致的發展。它們都是僅僅只是把新零售和互聯網看成是一個獲客的手段,而不是把新零售和互聯網看成是改造行業本身痛點的方式和方法。因此,當新零售和互聯網無法再獲取用戶的時候,人們便會拋棄他們去尋找其他新的獲客方式。

 

僅僅只是改變獲客的方式和手段,不去改變家裝行業本身的做法并不能夠真正從本質上改變家裝行業本身的做法導致的一個直接結果就是后續增長的乏力。當新零售無法再為家裝行業獲客之后,資本便開始冷卻,新的進化便會開始。缺少了對家裝行業內里的改變,所謂的賦能僅僅只是一個鬧劇,即使可以延緩家裝行業的潰敗,但卻無法真正改變家裝行業本身。

 

僅是概念的衍生,缺少技術的落地,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注定淪為平凡。我們看到現在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主要方式和手段是形成諸多的概念,而不是去改變家裝行業本身,對于新零售的一些新技術更是缺少落地到家裝行業的具體流程和環節當中。一味地把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僅僅只是看成是一個概念推陳出新的過程,而不是把新零售的技術落地到家裝行業的具體流程里的做法只會帶來虛假的繁榮,無法真正解決家裝行業本身的痛點和難題。

 

其實,新零售之所以會受到互聯網巨頭和資本大鱷的關注,背后的原因在于新零售本身有很多的新技術的應用。如果我們僅僅只是看到了新零售表面的光鮮,而沒有看到新零售背后的技術應用,所謂的新零售將會與互聯網沒有任何區別。

 

當新零售無法解決那些互聯網技術無法破解的痛點和難題的時候,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必然變成一個偽命題。因此,新零售背后的技術、手段和模式才是給我們帶來豐富想象的存在,而不是一個新零售這個概念本身。當新零售一味地只是衍生概念,缺少技術的落地,那么,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缺少厚積薄發的力量,當一場華麗的開場被陳舊的套路所牽絆,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必然陷入平凡。

 

以資本和流量為主導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并未跳出互聯網式的套路最終讓我們對它的未來并不看好。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只有真正給家裝行業的B端用戶帶來改變,才能讓這場賦能不僅僅只是概念,而是真正給家裝行業帶來真正改變的過程。

 

跳出互聯網式思維,新零售如何有效賦能互聯網家裝?

 

幾乎可以確定的是互聯網家裝就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它并未真正改變家裝行業本身。因此,如果我們基于按照互聯網的方式對家裝行業進行深度賦能的話,新零售賦能必然陷入互聯網式的俗套里。當風口之下的狂熱開始蔓延,我們或許要跳出互聯網式的思維模式,真正找到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有效途徑。

 

以新零售的技術來改造家裝行業的固有痛點和難題。新零售之所以新,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在于它背后有很多新技術應用,這些應用包括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和區塊鏈等新技術。因此,我們在借助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時候最為重要的一點就是要把新零售本身附著的這些新技術應用到互聯網家裝的實際流程中。

 

通過將新零售背后的新技術應用到家裝行業的具體流程當中改變家裝行業的組成元素,從而把新零售真正滲透到家裝行業的每一個流程和環節當中,而不是僅僅只是主打一個概念,實際卻沒有任何的改變。因此,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最大的意義在于要用新零售的技術去改變那些互聯網技術無法改變的痛點和難題,只有這樣,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才不會是一個概念,而是有真正意義上的改變。

 

告別平臺模式和流量思維,真正將家裝行業的本質落地到具體施工上。施工始終都是家裝行業的落腳點,如果我們僅僅只是將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僅僅只是體現在其他方面,而無法真正落地到具體的施工上,那么,互聯網家裝行業的發展又將陷入到以概念和營銷為主導的發展路徑上。

 

縱觀互聯網家裝之所以備受詬病的一個根本原因在于它為人們描述的家裝行業的美好畫面并未真正得到改變。當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來臨的時候,我們應當將關注的焦點聚焦在互聯網家裝施工上的改變上。以人工智能的應用為例,我們可以將原本那些有裝修工人從事的工作交給智能機器人來做,比如,我們可以將油漆、貼磚等環節交給智能機器人來做,不僅可以使得施工更加標準,而且可以讓減少人力施工造成的效率低下等難題。

 

因此,新零售賦能家裝并非僅僅只是搭建一個平臺,然后將家裝行業的元素全部都聚集到這個平臺上,從而提升家裝行業的效率。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將更多地發展目光聚焦在具體施工上,通過施工帶來家裝效率的提升。

 

告別資本驅動的模式,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關鍵在于找到合適的盈利模式。如果僅僅只是一味地依賴資本的話,那么,所謂的新零售賦能勢必會陷入到概念頻出,實質難行的怪圈當中。因此,新零售有效賦能互聯網家裝的關鍵在于要擺脫資本驅動的發展模式,從而將家裝行業的發展帶入到以自我盈利為主導的發展階段中。

 

只有告別資本驅動的發展模式,真正將互聯網家裝的發展驅動力轉移到自身,才能真正讓新零售的概念并不僅僅只是概念本身,而是有非常適合自己的盈利模式,最終讓互聯網家裝的發展帶入到正確的發展軌道里。對于互聯網家裝來講,資本驅動的發展模式并不能夠長久,真正能夠長久的是互聯網家裝本身能夠找到自我盈利,自我造血的發展模式。

 

只有告別了資本驅動的發展模式,真正讓互聯網家裝自我造血,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才會有真正實質性的意義。對于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來講,或許最大的作用就是能夠為互聯網家裝找到真正適合自己的發展道路,而不是一味地用新零售去吸引資本的注意。

 

當新零售的風口來臨,我們看到了諸多玩家加入到了其中。然而,由于人們習慣了互聯網式的思維,因此,他們在看待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問題上僅僅只是將新零售看成是一個概念,而不是一個全新的存在。告別互聯網式的套路,真正把握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的精髓,所謂的新零售賦能互聯網家裝才有真正突破性的發展和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