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4日,搜狐媒體大廈三樓格外熱鬧。第二屆狐友國民校草大賽北京賽區第一輪初試在這里舉行。熊出墨請注意受邀到現場觀摩,聽到身邊的媒體小姐姐感慨,“是不是北京最好看的小哥哥們都在這里了!?”

是的!從走廊到活動海選現場的通道上,集中了各路帥哥男神,有高大帥氣款的,有斯文俊美型的,還有的陽光活力,笑容撩人……300多位來自全國的校草們被分成15人一組,準備接受評委團們的考驗。

經過四個多小時的海選,由搜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CEO張朝陽親自坐鎮,和一眾搜狐的美女評委團們(制片方、導演等),通過顏值、談吐、才藝等的考核,最終選出56位晉級到下一輪。

而這只是開始,接下來的四個月時間里,大賽還將在杭州、成都、西安、長春等賽區同步海選,然后復賽、半決賽和決賽,最終脫穎而出的10強選手將有機會獲得簽約搜狐、參演搜狐自制劇的機會。

與主流視頻網站搶砸錢搶版權,買大IP,采用流量明星的策略不同的是,搜狐通過自己在媒體以及社交平臺、娛樂行業積累的產業鏈優勢,完成了從偶像選拔到培養藝人,再到打造自制劇和自制綜藝反哺產業的“以劇造星“的雙向共贏模式。

?

狐友國民校草大賽這樣的“搜狐式選秀“,正是其實現自我造血的關鍵一環,但搜狐的野心并不止步于此。

文:熊出墨請注意

現場親歷搜狐式“選”校草

“你把頭發撩起來看下。”

“剛剛沒怎么發言的可以多表達下自己的觀點,多給評委一些記住你的機會。”

“你穿的是女裝嗎?為什么要留長頭發?”?“我以前頭發更長,現在剪短了,希望可塑性強一點。“

“去年你是不是來過,你還說自己長得像吳亦凡?”“對,去年你們說我口紅涂太多,今年我就素顏來。……”

第一次親歷選秀節目的現場,熊出墨感覺有些意外。現場的流程特別樸素和真實,沒有常規選秀節目中各種設計的“套路“。選手們被分成15人一組登場,每人有15秒的自我介紹時間,之后會通過與評委們的互動問答,來爭取入圍的機會。

事實上,從最早的超級女聲到快樂男聲,再到最近幾年的偶像練習生、創造101,這十幾年來不論是選秀審美還是選秀的方式都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且對于普通人來說,通過選秀實現“走紅“的門檻越來越高。不僅如此,很多節目本身更偏向“真人秀”,在意的是“秀”而非“選”。

狐友國民校草大賽顯然不屬于這一類型。更多將大賽落實到“選”上。“海選的時候我們會更看重顏值,畢竟當演員要經得起鏡頭360度無死角的捕捉,顏值很重要。”?對于選秀的標準,張朝陽多次提到“周正”一詞,“中國北方以及整個中原地帶兩千年來好看的中國人應該是什么樣子的。”

當然,“選”只是第一步。在經歷過后續的數輪比拼以后,最終留下來的全國10強才有機會成為搜狐的簽約藝人,獲得出演搜狐自制劇的機會。比如從上一屆比賽脫穎而出的校草宋一雄、張冠森、孫熹之、羅嘉孟等都已簽約搜狐,拍攝了《不知東方既白》、《哈哈健身房》、《熱搜女王》等搜狐視頻自制劇。

用“小而美”撬動造星全產業鏈

“小而美”的自制路線在業界看來有些另類,但卻已經讓搜狐實現了從社交、媒體、到娛樂影視制作等全生態的良性循環。尤其2019年初,搜狐視頻的自制劇《奈何BOSS要娶我》在業界掀起了一股“甜蜜風暴”,累計播放量超過10億的成績,讓外界看到了搜狐視頻對于年輕戲劇市場的把控實力,也讓張朝陽更加堅定了走“小而美”戰略的決心。

首先是選秀的目的更為純粹,路徑更短。“我們的選秀是真的需要演員,而不是為了做電視節目或者為了節目更好看,有點像當年的香港TVB那樣,”張朝陽看來,狐友全民校草大賽非常務實,不為討好觀眾,而是在認真的挑選演員,沒有預設的劇本和臺詞,全部實時原生態的展示。而選進來以后的選手并不會馬上演男一號。而是進行邊培訓邊實踐的模式,先從配角開始。

其次,搜狐式選秀的核心是“以劇造星”,而不是“以星造劇”。選拔出來的藝人們會不斷的通過劇來積累曝光,與搜狐一起成長。此前,大鵬、于莎莎、白敬亭、張若昀、張予曦等藝人就是憑借搜狐視頻出品的《屌絲男士》、《無心法師》、《法醫秦明》、《親愛的公主病》等自制劇而成功圈粉,成就網絡時代的流量神話。這背后也與搜狐在自制劇方面的成績密不可分。從《法醫秦明》、《他來了請閉眼》、《無心法師》到今年的多部自制劇如《動物系戀人啊》、《繼承者計劃》、《無法擁抱的你2》、《拜見宮主大人》、《器靈2》、《端腦》、《超級小郎中2》、《我叫黃國盛》等表現亮眼,對用戶吸引力不斷提升。

第三是生態更完整和多元化。從被培養到參演作品再到劇集播出,背靠搜狐集團矩陣生態,簽約搜狐的藝人可以獲得全方位資源支持。以本屆狐友國民校草大賽為例,除了搜狐娛樂頻道、搜狐新聞客戶端、千帆直播等搜狐既有的媒體宣發渠道以外,社交平臺狐友也成為重要陣地之一,曝光的形式也覆蓋了圖文、直播、社交、真人秀、綜藝以及自制劇等全形態和多元化的內容,形成生態內的閉環。

祭出秘密武器

此外,尤其值得一提的是狐友,這個搜狐正在低調準備的社交秘密武器。在當天的海選現場,熊出墨注意到張朝陽在每輪海選中都會問選手們兩個問題,一是如何知道狐友國民校草大賽的,二是對狐友APP有什么樣的使用感受。

讓熊出墨感到意外的是,有相當大比例的參賽校草們是通過同學或者朋友的介紹來參加比賽的(口碑爆棚),還有相當多的校草們在參加比賽之前就已經活躍在狐友APP上。

一個維度是參選群體,現場有不少選手都是已經小有名氣的新人演員,參演過《媚者無疆》、《海上牧云記》、《炮灰攻略》、《倚天屠龍記》、《長安十二時辰》等電視劇,還有不少選手參加過《明日之子》、《快樂男聲》、《中國好聲音》、《星光大道》、《以團之名》等選秀節目。此外,現場不僅有來自北京電影學院和中央戲劇學院表演系的學生,還有來自北京大學、清華大學等高等學府的“學霸”,以及來自荷蘭等國家的國際校草。

另一個維度是互動方式,在現場的不少校草們都是“社交達人”,他們對于狐友最多的評價是:“簡潔干凈”、“設計非常人性化”,“能夠找到志同道合的小哥哥小姐姐”,“介于微信和微博之間,愿意在上面玩耍和社交“。每當校草們評論狐友APP的時候,張朝陽就“秒變身”為產品經理,聽到感興趣的評論,他會持續追問為什么。

從行業風向來看,社交可以說是2019年度最為熱門的詞匯之一,對于已經默默打磨兩年的狐友,張朝陽的回應還是想當務實,“狐友是我們匠心制作的針對年輕群體的社交軟件,我們能做到的就是用心,至于它能不能爆發完全看用戶,它可能會火也可能會失敗,但我們首先要做的是把產品做好。”

實際上,通過這兩屆校草、校花大賽的沉淀,狐友已經積累了最為原始的一波“鐵粉”用戶,而隨著搜狐式選秀的知名度越來越大,狐友也在逐漸從既有的圈層中突圍,為越來越多年輕用戶所認可。

而對于搜狐來說,通過社交產品完成了粉絲積累,在通過自制劇、綜藝來打造藝人的模式,能夠讓搜狐進一步實現降低成本和選秀全產業鏈的掌控,實現了“雙向共贏”。

本文來自“熊出墨請注意”,轉載請聯系原作者獲取授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