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梗:小藍漲完摩拜漲,摩拜漲完哈羅漲,哈羅漲完……(ofo:都別看我);還有一個梗:單車漲完充電寶漲,充電寶漲完雨傘漲,共享經濟漲漲漲……

對于近期“共享漲價”的趨勢,有人說是地主要開始割韭菜,有人說是商業價值回歸。其實背后的道理很簡單,但凡是創業To VC的項目,早晚還是要回歸生意的本質。

補貼,是在放水養魚,我們不游進來,平臺怎么拿著數據去向投資人交代?如今,部分共享單車的計價方式已經變成了4元一小時,很可能其他諸如共享充電寶、共享汽車和雨傘等等都要漲聲一片了。都時候,我們用還是不用?

無獨有偶,一周前深圳一家運營共享充電寶項目的創業企業,也宣布要上調部分區域租借充電寶的費用,漲幅超過了50%。其運營總監張懋告訴懂懂筆記,盡管每天租借充電寶的用戶很多,但每小時0.5元的租金費用,已經遠遠不足以支撐公司團隊的日常運營開銷開支,只能漲價。“公司成立后的過去兩年時間,基本上都是依靠融資的方式維持生存。”

或許,不少境遇相同的共享創業項目,也可能在短期內逐步上調服務、租金價格,以維持一定的利潤收益。畢竟總是賠錢賺吆喝,也不是個事呀!

當大量“共享產物”通過補貼、吸睛、獎勵的方式,以低價吸引并培養了用戶使用習慣之后,一漲了之似乎成了必然。那么,消費者會不會買賬呢?那些融資資金即將或已消耗殆盡的共享企業們,除了漲價、提租以外,是否還有別的續命模式?

無投資續命,共享難存活

“都說有些共享是偽需求,只能靠融資續命,導致企業陷入不盈利的死循環。”

在廣州一家共享雨傘企業擔任運營經理的李韻騰,并不否認這樣的觀點。他告訴懂懂筆記,實際上大部分共享企業,都是生于融資、死于融資。

他所供職的這家公司也面臨生死劫。就在剛剛過去的4月1日,高管層決定將共享雨傘免押免費(1天內免費使用)的使用規則,調整為免押付費,租借費用每天1元起。

“最近華南地區強對流天氣不斷,用戶使用共享雨傘的頻率有所增加。”李韻騰表示,一連數日的下雨天,使得租借雨傘的用戶量激增,也稍稍緩解了公司年初至今的“財困”。

據他介紹,公司創立至今兩年,加上天使輪一共獲得了三輪融資,約在1000萬元左右。“當初創始人也是腦門一熱,就涉足共享領域了,所有后期的運營開支都是來自融資。”大量資本熱錢涌入共享行業,讓公司和不少同行一樣,并沒有去仔細思考、驗證盈利的模式。李韻騰告訴懂懂筆記,由于共享項目的“硬件”需要線下維養,公司每月人員工資、維護、運營等支出加在一起高達數十萬元,融資幾乎已經消耗殆盡。

目前,這家企業光是廣、深地區的線下維養投入,便占了整體支出的80%,每天都有大量的硬件、設備(雨傘、雨傘掛架、GPS芯片等)需要維修、替換。

“很多傘架、雨傘被損壞,有些傘都露著骨架了,這些都需要更換。”他無奈地表示,共享項目中硬件的損壞率高,是大部分企業最頭疼的問題。毀壞共享設備的,有一些是有競爭關系的友商,也有傳統行業的同行,如售賣雨傘的小商販等等。

“我們過去有融資支撐,感覺壓力不是很大,但是去年底斷了糧才發現入不敷出了。”目前在珠三角多個城市經營某共享充電寶項目的胡奎,對此感同身受,“硬件重資產需要大投入,但是缺乏良好的利潤來源。”

剛剛宣布充電寶租金“漲租”的胡奎表示,“融資燒完,開支太大撐不住了。”這家生于共享熱時代的初創企業,僅用了一年半的時間,便已將上千萬融資消耗殆盡。

“投廣告、發紅包、給補貼、投設備、發工資等等都需要錢。”胡奎告訴懂懂筆記,當初用一份PPT就輕松融資幾百萬,他一直不認為做共享項目會有壓力。然而,當融資大量消耗之后,他和管理團隊才發現,共享充電寶硬件的日常保養更換以及設備維護所需的密集勞動力,是一個無底洞,也是一個燒錢的死循環,靠補貼換來的營收更是讓盈利遙遙無期。

“公司除了掌握近160多萬條用戶信息之外,目前只能說是窮的叮當響。”位于深圳水貝的某共享珠寶企業聯創股東劉丹(化名)告訴懂懂筆記,他的企業創立兩年來,已經將兩輪共計500萬元的融資消耗殆盡。

女性用戶對于共享珠寶的租金價格十分敏感,他們去年底提高30%日租金價格后,使用共享珠寶機柜租借首飾的用戶明顯少了近六成。這使得公司不得不再次調低價格,恢復紅包、補貼的措施,另行尋找融資可能。

重資產運作,過度依賴融資,缺乏成熟可持續的盈利模式……這些問題導致部分有市場需求的共享項目,在融資消耗殆盡之后陷入了財困,不得已只能依靠“漲價”維持生存。

那么,共享經濟講究“得流量、得用戶者得天下”。這些卻攥著幾百萬、幾千萬用戶數據的共享項目,為何不考慮通過用戶、流量去變現?

廣告轉化差,賣信息風險大

“說起流量、用戶變現,我們應該最有發言權。”

李韻騰告訴懂懂筆記,華南地區市面上的共享雨傘企業最火爆時少說也有幾十家。但幾乎都是通過在租借機柜、APP、小程序上投放廣告的方式盈利。最初,投放廣告的方式的確備受商家青睞。

“但后來客戶發現廣告的轉化效果,不是那么好,質疑聲就出現了。”他指出,共享雨傘的機柜(傘架)大多設置在商場、樓宇的首層和公交站附近。相比起電梯、公交車等場景,用戶會更關注電梯和站臺廣告,而雨傘機柜差了不少。

除非下雨天,在借傘同時用戶才會“勉強”觀看五秒鐘廣告內容。而這對于很多品牌商家而言,是十分不“劃算”的,這也導致機柜廣告長期叫不起價格。

“即便是用戶每天都需要使用到共享雨傘,也不見得會仔細看廣告吧,包括我們的快遞柜也是有人用沒人看。”提及廣告變現的話題,在深圳地區加盟了近百臺品牌置物柜、快遞柜的創業者許育翔,像是打開了話匣子般,大吐苦水。

他告訴懂懂筆記,相比共享雨傘,共享快遞柜幾乎是用戶每日的“必需品”,而招商的品牌商也統一在機柜屏幕、柜身上投放了廣告內容,以增加企業、加盟商的收入。

“一是無法強制看廣告,二是人家心思不在這里,跳過屏幕廣告的用戶幾乎占了100%。”這樣的結果,導致廣告效果不佳,備受投放廣告的金主詬病。許育翔團隊曾在巡查過程中與用戶溝通過,超過95%用戶表示對機柜(屏幕)廣告內容無絲毫印象。

這些狀況和數據讓團隊在招募廣告主投放時缺了不少底氣,而長期無法盈利,也致使共享快遞柜招商(品牌)方下發了收費通知。將原來的免費保存,改為免費18小時,超時要收取一定費用。

“我們曾嘗試過,精準共享用戶信息給一些需要的商業伙伴。”一位曾在深圳福田、南山試水過共享健身房的項目負責人告訴懂懂筆記,鑒于共享健身房與傳統健身房、美容美發行業,擁有相同的消費群,因此團隊曾將用戶信息,脫敏后有償共享給了類似相關的行業。

結果,這一舉動卻引來不少用戶的質疑,并導致相關部門的“約談”。同時,越來越多懂得保護隱私信息的用戶,也多使用“小號”注冊、使用、關聯共享APP應用,有的手機號(微信)注冊之后連開機都不開。

“這樣的用戶信息,自身價值不會很高。”在這位負責人看來,企業即便掌握了大量的類似的用戶信息,也難以通過共享、出售等等方式進行盈利變現,而且這種方式既不合法也不合規。

那么,流量廣告、用戶信息變現的方式行不通,那些曾經琢磨將押金用于投資的路子行得通嗎?

押金“算盤”難打,依靠漲價救急

“很多金融項目,投資回報率都是負的,怎么投資,現在誰又敢去做?”

在前海某寫字樓內,COO李睿(化名)和其他高管團隊成員正在處理善后工作,因為公司月底就要搬離這座大廈,為維持了僅一年多的共享汽車項目畫上句號。

他向懂懂筆記展示了公司最初的融資計劃書,表示項目一開始的盈利模式,并不是借電動汽車低廉的運營(出租)費用,賺取用戶的租金,而是通過押金去投資、理財,從而實現盈利。

“一開始用車并不是信用授權的,用戶需要交2000元押金。”李睿表示,千元押金相比起同行而言并不高,但隨用戶群體增加,押金的數額也十分可觀,如果有1萬名注冊用戶,意味著押金池里有兩千萬資金沉淀。

他解釋前兩年不少共享出行項目,也都是奔著將用戶押金做投資增值生意來的,例如與銀證機構、理財機構合作,投資一些金融、創業項目。但怎奈投資環境不景氣,大量互金項目暴雷,導致很多投資的回報率低下或泡湯。

李睿透露,據他所知不僅自己的公司遭遇了這種情況,圈內把押金用于投資領域差點“爆倉”的還有好幾家。例如在廣州成立的一家共享籃球項目,去年就曾將押金投入到互金項目,結果虧了十幾萬元。

好在沒有遭遇用戶的擠兌,團隊在時間內籌措了資金把這個押金窟窿補上了;另一家在粵東地區很有名氣的共享滑板車項目,2018年初在一家機構推介下,將押金池資金(每位用戶200元押金)全部投資了虛擬貨幣。結果近百萬元押金非但沒能拿到所謂的高投資回報,反倒遭遇發幣機構“跑路”。最后創始人只能通過轉讓股權的方式獲得了新的資金,填補虧損空缺并避免了一場危機。

“車身廣告不行,出售信息違法,押金投資失利……思來想去只有提高租用價格,才能讓企業活下去。”對此,上述人士在交流時也無奈表示,盡管用戶對于共享經濟的價格很敏感,但為了生存還是要在價格上做一些提升。

路邊的共享單車、路上的共享汽車、籃球場邊的共享籃球、車站前的共享雨傘……可以說,這些共享產物不完全是偽需求,卻因為難以在短時間內找到可持續盈利模式,只好漲價或者離場。

從眾多共享單車、共享汽車退押金難,再到一座座堆積如山的共享單車“墳墓”,我們身邊的共享經濟正經歷著前所未有的洗牌和淘汰期。幾年前在資本推動下頭腦一熱便草率進場的共享項目,如今經歷資本退潮、共享退燒之后,唯一能盈利的方式,或許也就只能將服務、租用費用一漲再漲。

那么問題就來了:如果你交出去的押金退不回來,又遭遇了平臺漲價,這個共享項目你用還是不用?

——————————————————————————————————

微信關注公眾號“懂懂筆記”每天第一時間為您奉上最新最熱的科技圈資訊~

多年財經媒體經歷,業內資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眾多,信息豐富,觀點獨到。

發布各大自媒體平臺,覆蓋百萬讀者。

《小米生態鏈戰地筆記》、《微信思維》、《微信力量》三本暢銷書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