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檔國內外電影廝殺正酣,但沒想到又有電影被爆出票房存在問題了。

6月8日,壹娛觀察在《24小時944場滿座 <最好的我們>依靠“幽靈場”逆襲票房?》一文中指出,《最好的我們》存在極不合理的“幽靈場”,全國范圍內共計944場上座率高達100%,而這些場次的時間多分布在晚22:50至次日10:00之間。

壹娛觀察在分析中指出,高上座率會影響到排片決策,進而推高排片占比和票房,在業內被稱為“鎖場”。對于此次“幽靈場”亂象,壹娛觀察痛斥其為“令行業深惡痛絕的行為”,并感嘆“行業的規范運營任重道遠”。

無獨有偶,也有業內人士佐證了此次“幽靈場”事件的真實性。博納影業副總裁陳慶奕在朋友圈聲色俱厲,認為這是“劣幣驅逐良幣”。

與此同時,8日晚,導演王晶也在微博表示憤慨:“以為幽靈場是沒人敢做的違法事,居然還有人敢來,電影圈需要這樣臟嗎?電影局請注意一下。”

在6月9日上午,“王晶怒斥幽靈場”一事也上了微博熱搜。有網友表示“這還要用擺證據?大半夜滿場你當我們傻啊?”,也有網友表示“還是喜歡劉昊然和譚松韻演的《最好的我們》”。

面對這種不良發酵,《最好的我們》電影官方微博在8日晚發表了緊急聲明。在聲明中,《最好的我們》電影官方表示“上座率造假”系“個別影院存在系統問題或其他特殊原因”,此外,《最好的我們》電影官方還否認了“請職業差評師打低分傷害電影”的行為。

嚴格來說,《最好的我們》并沒有否認“幽靈場”的存在,而是解釋了其并非自身所為,而是影院的問題。那么,到底是誰在操縱《最好的我們》此次的幽靈事件,是否真如《最好的我們》電影官方所言的是部分影院的行為?

誰在從中作梗?

部分影院為了單純的利益去做這種事,理論上似乎說得通。但是在《最好的我們》此次“幽靈場”事件背后,還有許多錯綜復雜的關聯事件,當我們把這些事情串聯在一起時,會發現其實并不簡單。

有業內人士把此次“幽靈場”事件的操縱者指向了貓眼,認為其“既做運動員又做裁判”。

這或許是最接近真相的答案,從兩方面來看,貓眼在這次事件中都扮演了一個不可或缺的角色。

一方面,相關資料顯示,《最好的我們》的聯合出品方和聯合發行方中,都有貓眼的存在。也就是說,貓眼與《最好的我們》這部電影存在非常直接的利益關系。而貓眼同時也是一個票務數據平臺,既有在線售票業務,也有票房綜合數據業務,對于貓眼而言,操作相關數據顯然是一件并不難的事。而貓眼在這方面也是有“前科”的。

另一方面,作為端午檔唯二熱門的兩部國產影片,《追龍2》成為了《最好的我們》最大的競爭對手。但導演王晶卻在前兩天爆出了《追龍2》被惡意刷低分的情況,王晶6月6日在微博表示,“《追龍2》公映首日零點場放映時,豆瓣出現大量惡意一星差評!今早早場同樣還沒結束放映,又有同樣手法,4分鐘里貓眼一星差評增加了2%,15%的一星。”

值得注意,《追龍2》的出品方包括阿里影業,而貓眼和阿里旗下的淘票票又是最大的死對頭。

事情說到這里其實已經非常明了了。貓眼作為《最好的我們》的直接利益方,在此次“幽靈場”事件里似乎扮演的就是一個通過非正常手段來競爭,并借助可能的“小動作”去抬高自家電影票房和關注度的這么一個角色。

雖然說貓眼沒有身在風暴中心,但是無論是從王晶口中的惡意刷低分,還是《最好的我們》在數據上被抬高來看,貓眼作為直接利益方似乎都難以脫離干系。事實上,在票房亂象的制造中,貓眼的確有非常大的話語權,這也是有不少觀點認為貓眼是此次事件制造者之一的主要原因。

票房亂象為何頻出?

除此次“幽靈場”事件外,近幾年票房亂象也是層出不窮,而且貓眼無一例外地都成了主角。拿最近的一次來說,就是五一檔的《復聯4》票房停擺問題,有網友爆出貓眼的《復聯4》票房在熱門時間出現停更,甚至在晚間出現回調的情況。

當時有不少文章分析認為這可能存在兩方面的原因,一是貓眼的技術問題,二是貓眼是處于某種目的而主動調整票房。不論如何,貓眼作為一個第三方電影數據平臺,應該提供的是實時、準確、真實的數據,而非讓人產生疑惑的數據。

時間再往前推,貓眼去年也陷入了一場退票“羅生門”。去年4月,有媒體曝出《后來的我們》涉嫌刷票,出現大面積的退票現象,涉及票房約1300萬。隨后貓眼也多次發表聲明解釋了退票事件,但也引得不少粉絲說貓眼分明是在“甩鍋”。

除了票房停擺、刷票外,貓眼與去年的熱門電影《我不是藥神》也有一些風波,有媒體曝出《我不是藥神》在貓眼上的1分差評在貓眼成為電影的關聯方后全部消失。

毫無疑問,眾多往事告訴我們,貓眼在這些亂象中,似乎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雖然沒有直接證據證明貓眼是這些亂象的幕后操縱人,但貓眼總能陷身其中,已經足以說明一些問題。值得注意,在某些風波中,貓眼所處的位置以及擁有利益關系,的確加大了外界對于貓眼的質疑。

所以說,從去年《后來的我們》大面積退票到今年《復聯4》的票房停擺,即便是從概率上來看,貓眼所涉及的各類行業亂象的確有點多了,所以外界或多或少也都習慣于認為貓眼與這些問題脫不了干系。而眼下《最好的我們》的“幽靈場”事件,似乎再次加深了外界對于貓眼的不好印象。

究其原因,缺乏一定的公平競爭意識可能是貓眼總是被卷入這類事件的根源。或者說,貓眼在某些事件中可能并沒有處理好和影迷、影城以及對手的關系,所以導致了一些不好的事情開始發酵,從而最終站到了輿論中心。

電影市場需要公平透明的環境

正如陳慶奕和王晶所言,“幽靈場”是破壞電影市場正常秩序的一種存在,應該被禁止。其不僅會對正常競爭的電影帶來多方面的傷害,同時也會傷害電影市場的長遠利益。

電影市場需要公平透明的競爭環境,所以貓眼應當學會摒棄利益私心,以一個第三方電影數據平臺的角色,盡全力促進電影市場的和諧發展,成為一個積極推動者,而不是一個旁觀者或“攪局者”。

不可否認,在國外大片的輪番沖擊下,國產電影已經不太好混。反觀此次“幽靈場”事件,眾多矛頭已經指向了某些背后操縱者存在挑起內斗的嫌疑,但這種做法“一損俱損”,只會兩敗俱傷,不利于國產電影的崛起。畢竟對于國產電影來說,長遠的口碑累積最為關鍵。

對于貓眼而言,或許也要好好反思一下,為何這類事件中總是有自己的影子,是不是自己哪些方面沒有做好,抑或是哪些方面做的不對。這其實相當重要,因為在之前的一些風波中,貓眼的某些做法已經被不少影迷所詬病,貓眼如果再出現此類事情,傷害的必然還是自身的信任根基。

不管怎樣,一個公平透明的電影市場是需要所有人共同努力的,尤其是貓眼這樣的電影數據平臺,當其作為電影的相關利益方時,更要有相當的“職業操守”。

文/劉曠公眾號,ID:liukuang110,本文首發曠創投網